花笙茗

微博@花笙茗
小学生文笔,高二美术生(却不会画画(ಥ_ಥ)
佛系更文,接受点梗

【巍澜】意外的弱点 R18向(三)

镇魂   ABO设定  沈巍×赵云澜

纠错:汪徵改为beta

注意:含私设、ooc

赵云澜第二天是被大庆叫醒的,身上已经被清理过了,房间也被整理干净了,昨晚的一切都像是一场梦一般。

“你这是去哪鬼混了,这一身的痕迹。”大庆有些嫌弃的说道。

赵云澜大开着的睡衣口露出胸口大片吻痕和咬痕,如果不是这些痕迹和身后的微涨感,也许赵云澜真的会觉得昨晚的一切不过是自己的一场春梦。

“你不要告诉我,你这几天不对劲是因为情场失意去鬼混了。”大庆一副恍然大悟又恨铁不成钢的表情。

“吃你的小鱼干去吧,死肥猫。”现在脑袋一团浆糊的赵云澜没有像往常一样与大庆斗嘴。

现在的他脑袋乱成了一锅粥,一说起粥,赵云澜连忙跑到厨房,锅里还热着一锅粥,可是粥已经因为时间太久变成了米糊一样的粘稠物体。

“你这厨艺还煮饭,干吗?情场失意要炸厨房自杀呀。”大庆嘲讽道。

情场失意?赵云澜内心冷笑,那昨晚和我颠鸾倒凤的又是谁?

赵云澜对沈巍真的是越来越看不懂了。

赵云澜烦躁的点了一根烟。

“你不是戒烟了吗?”大庆看赵云澜十分不对劲,微微低下头,轻声道,“发生了什吗?”

赵云澜吐出一个烟圈,叹息道“没有,只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。”弹了弹烟灰,“死猫,你对沈巍这个人怎么看?”

大庆抬起头,看了赵云澜一眼,思索了一下说道“不简单,能和我们那么多案件扯上关系,你要是说都是巧合,我觉得你被他下药了。”

“下药吗?”赵云澜将手指的烟摁灭,皱起眉头,玩笑一般的对大庆问道,“那你觉得他是怎么对我下药的?”

“呵,对你?”大庆冷笑一声,“人家图什么啊?”

赵云澜的眉头皱的愈发紧了起来,沈巍……

“哟,这不是我们赵处长吗,怎么从那个温柔乡里醒过来啊。”祝红盯着赵云澜领子外的吻痕调侃道,带着丝丝酸味。

赵云澜摸了摸脖子上衣领也遮不住的吻痕,尴尬的笑笑。

“来吧,开个会。”赵云澜的眼神暗了暗,“关于最近这几件案子。”

 

 

 

赵云澜做了个梦。

梦里他和沈巍好似多年的好友并排坐在一起侃天说地,沈巍露出了他从未曾见到过的笑容,梦的最后,赵云澜听见他唤自己,昆仑……

赵云澜从梦中醒来,只觉心里发堵,好似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。

特调处的人发现最近赵处有些心不在焉,经常一个人叼着已经化完的棒棒糖棍发呆,但是不对劲的不只赵处一个,入岗以来向来工作认真,鲜少出错的汪徵最近工作反复出现漏洞,每天显得心神不宁的,本就带着丝丝愁怨的脸庞也终日阴雨连绵。

“赵处,我想请个假。”汪徵用她特有的缥缈的声音说,“我想入土为安。”

赵云澜皱了皱眉头,这是电视上正好播到西北地震的新闻,报道标题写着“清溪村”。

汪徵盯着电视看了许久,才轻轻的说,“那是我……埋骨的地方。”

一房间内吹过一阵阴风。

赵云澜皱了皱眉头,盯着汪徵思考着什么,突然,“老大,破天荒啊!”林静惊呼道。

很快,随着圣器的指引,目标锁定在了西北。

“赵处,我想回家。”汪徵低着头说道。

“汪徵,你不想说的事呢,我也不会多问,但是我们一起解决就好啦”赵云澜挑眉道。

“您……您是说……”汪徵抬起头。

“我们特调处同心携手送你回家。”

评论(2)

热度(388)